派彩湖北快3基础走势: 第 12 章 我回來了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湖北快3大小单双预测 www.kedgam.com.cn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www.kedgam.com.cn

    一秒記住【筆搜閣 湖北快3大小单双预测】,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第12章

    “憑什么”

    “為什么”

    “長谷部,你已經念叨這幾句話快幾百遍了?!敝蛺ㄇ形弈蔚奶玖絲諂?,用調羹加了些調料后,回過頭望著這位在廚房不停打轉同伴。

    “我不相信”主控的內心受到一萬點暴擊:“為什么只有三日月殿和那振新來的劍能去往安安主公身邊”

    不公平

    明明是大好的增加好感度的機會,為什么他們其他刃只能安靜旁觀

    啊他可愛的阿路基

    不過轉念一想,小烏丸殿仍然坐在檐下喝茶,仿佛無事發生過那般歲月靜好,他就心理平衡了呢。

    雖然他見不到安安,可是不止他一刃見不到呢

    光忠媽媽好脾氣的聽完了長谷部的又一句抱怨之后,終于開口道:“長谷部,麻煩你去廣間幫我擺一下餐盤?!?br />
    說好的兩刃一起炊當番,這個平日的元寶級社畜今天光顧著在廚房飽含深情呼喚主公的名字,其他最多就是幫忙打了個雞蛋。

    部部回過頭,看見燭臺切手里抓著把明晃晃的菜刀,面上帶著溫柔的紳士笑意,眉眼溫和的望著他。

    也許是被菜刀的閃光刺疼了眼,部部大夢初醒般點點頭,安靜的后退幾步離開了。

    “這可真是”

    待到長谷部離開以后,燭臺切擦干凈菜刀,無奈的笑了笑。

    長谷部說的沒錯,的確很容易讓他們心理不平衡呢。

    畢竟,已經整整兩年沒能與安安說上一句話了。

    縱使資歷再久,他們也只來得及見上安安一面而已,甚至至今也沒能弄懂她來到里世界的原理。

    雖然只有短短幾日面對面相處的時光小小審神者的一蹙一笑卻足矣填滿他們塵封已久的內心。

    但后來所見到的呢

    安安只身面對冷漠的父親,日漸瘋狂的母親,他們卻只能當一群旁觀者,無能為力。

    幸好,有旁人的介入,安安似乎終于不用繼續待在那個氣氛沉悶的家了。

    但他們仍然擔心著,她會不會因為不舍哥哥和母親而拒絕暫時的安逸。

    “身為刀劍,本應守護自己的主人”燭臺切抬眼望向窗外平靜的本丸,自言自語:“我們到底應該如何盡到身為刀劍的責任呢主公”

    一片寂靜。

    自然沒有人回應他。

    就與以往一樣,他在諾大的廚房調制著精致的食材,仿佛只有在做菜時內心才會獲得平靜。

    燭臺切喜歡看到他人因為美味的食物露出幸福表情的模樣如果那個制作食物的人是他,表情幸福的是主公的話,那便再好不過。

    也只是想想而已。

    身后的灶臺上,咖喱似乎煮開了,鍋蓋正啪嗒啪嗒的響著。

    燭臺切終止了遐思,回過頭正要揭開鍋蓋,門口站著的小小身影卻險些讓他丟掉

    手上的漏勺。

    小小的女孩穿著睡衣,一手揪著枕頭,一手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

    她的個頭看起來比之前略高了一些,卻更瘦了,寬大的睡衣罩在身上,更顯得女孩只有小小一只,就像團起來不敢見人的垂耳兔。

    她的聲音軟軟糯糯的,像是剛睡醒。

    “好香”

    燭臺切聽到安安這樣說著,然后她抬起頭,用亮晶晶的眼睛看著他,羞怯的將枕頭抱在懷里,擋住自己的半邊臉:“燭臺切叔叔,我餓了?!?br />
    根本沒來得及為叔叔這個稱謂感到挫敗。

    她居然還記著自己的名字。

    即使已經過去了這么久的時間,她卻依然記著自己的名字。

    這振一向溫文爾雅的長船派男刃,此時已然摁捺不住內心的狂喜,無法克制他的情感。

    “安安”

    “嗯”

    “歡迎回來?!?br />
    “嗯嗯?!卑舶層裸露牡闋磐?,似是還在夢中。

    燭臺切最終還是沒有直接上前擁她入懷,他站在原地,笑容溫和到讓安安回想起了母親巧笑嫣然的樣子。

    “想吃點什么”

    “唔都可以?!?br />
    此時的本丸仍在白天,這里的時間似乎與外界的時間是顛倒的。

    燭臺切正在將自己做好的菜品擺盤,忙著給安安開小灶,生怕她吃不飽似的,盛了滿滿當當幾大盤。

    安安很快就覺得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她剛吃完半盤咖喱飯,就撐到開始喝水。

    “再來最后一口”燭臺切的語氣也像極了擔心孩子沒吃飽的母親。

    “吃不下了,真的吃不下了?!卑舶慘∫⊥?“叔叔做的菜很好吃,謝謝叔叔?!?br />
    燭臺切:雖然得到認可很開心,但是叔叔這個稱呼實在是有點

    “燭臺切,你把湯勺放在哪了外面的儲物柜找了半天都”

    光忠媽媽和安安的氣氛原本溫馨無比,直到長谷部推開門打破了這種溫馨。

    不知為何,現在的場面變得像極了捉奸現場。

    “你”長谷部露出了真劍必殺時才會出現的凌冽眼神,就在燭臺切以為他會上來拉自己去道場切磋一番之時,長谷部只是朝他飛完個眼刀,毫不遲疑的飛向了安安:“阿路基”

    在安安看來,長谷部向她撲過來的樣子好像社區那只柴犬大黃,每次看到她都特別熱情的往她懷里鉆。

    安安咽下嘴里的食物,也不知出于怎樣的心里活動吧,抬手探向部部的腦袋:

    “乖哦,乖哦?!?br />
    她摸部部頭的動作和摸大黃腦袋的動作如出一轍,非常熟練,而長谷部居然極其配合的低下腦袋,沉溺于安安的摸頭殺。

    燭臺切仿佛看到長谷部的身后有尾巴在揺,他抽抽嘴角。

    飽餐一頓之后,安安終于清醒了。

    這次,的確不是夢。

    她好像確確實實的回歸到本丸之中了。

    要說點什么呢

    “我回來了?!?br />
    安安收回手,抬起頭。

    即使內心里心事重重,卻不影響她對久別重逢的“叔叔”們展露出由衷的笑容。

    “歡迎回來阿路基”長谷部直接單膝跪地,標志行禮。

    正在燭臺切奇怪他這次為何要表現的這樣正式時,心機長谷部已經道一句“失禮了”便將安安

    抱起對著他的背上一放,然后當著他的面奪過主公就跑,并甩下正當理由:“必須要將阿路基回來的好消息告訴大家”

    燭臺切爾康手:“等等”

    奈何夢幻坐騎長谷部機動太快,他還沒給個反應,對方已經背著安安絕塵而去。

    光忠媽媽無法,只得寵溺一笑:“長谷部啊”

    看來他這幾個月一日三餐都想吃醬油拌白米飯了呢,怎么不早點說呢。

    手機用戶請瀏覽 //m.www.kedgam.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