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快3大小单双预测 > 其他小說 > 數風流人物 > 乙字卷 第四十六節 爭奪(第一更求月票?。?

湖北快3手机形态走势图: 乙字卷 第四十六節 爭奪(第一更求月票?。?/h1>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湖北快3大小单双预测 www.kedgam.com.cn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www.kedgam.com.cn

    一秒記住【筆搜閣 湖北快3大小单双预测】,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落日余暉下的乾清宮多了幾分肅穆凝重。

    這里是前明諸皇居所,大周沿襲明制也做了一些改變,重新整修了乾清宮,朝務不再御門聽政,日常朝務而是改在了乾清宮。

    從廣元帝開始,這里就是皇帝居所兼朝務辦公所在,而皇帝接見外臣也基本上會選擇這里。

    “張卿,你說這齊永泰和官應震是要做什么”古井無波的聲音從殿內一頭傳來,整個大殿內只有寥寥幾人,而真正的主角只有兩人。

    “回陛下,以臣愚見,士林南北之爭這是前宋便開始延續的慣例,從前明到大周,這等風氣也沒有變過,其實質還是南方士林文風大盛壓過了京師所在的北地,使得北地士子們內心的優越感受到了沖擊,究其原因,臣以為還是北地受九邊戰亂影響,民生凋敝,使得地方上尋常百姓子弟讀書遠不及南方諸省那么容易,”

    張景秋站在東側,身體挺拔而瘦削,一雙眸子晶亮如鉆,菲薄的嘴唇上兩撇短須,略微高聳的顴骨顯示出此人不那么好打交道。

    “朕不是問這個,而是要問他們這一次選在這個時機是要干什么”永隆帝張慎有些不悅。

    張景秋不為所動,“恐怕初意非齊永泰和官應震所想,邀請朱國禎和繆昌期北上講學應當前一兩年就發出了,只不過此二人拖到現在才成行,這才是關鍵?!?br />
    “哦,你是說朱謬二人有所圖”永隆帝對此并不意外。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陛下,哪一個人又沒有自己想法”張景秋苦笑,“只是這二人怕是不代表他們二人,江南士林,南京六部,甚至一些人恐怕都有些靜極思動了吧?!?br />
    “那張卿你說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永隆帝無聲的笑了笑。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陛下,對您來說,只需要鎮之以靜,不給他人可乘之機,便可勝券在握?!閉啪扒鍶拔康?。

    “可是張卿可知道樹欲靜而風不止啊,這場盛會牽動無數人心,整個大周士林翹首以盼,連朝中眾臣亦是議論紛紛,連朝務都沒有了多少心思?!倍倭艘歡?,永隆帝才又道“還有的人動機不純,居心叵測,”

    一句動機不純便讓張景秋明白了皇上的意思。

    這是個問題,可張景秋不認為是大問題,但皇上卻很擔心,或者說卻看得很重。

    “陛下勿慮,此等伎倆難成氣候,大周士林若是這般輕易被左右,那大周朝廷正風養士百年豈不成了笑話”張景秋連連搖頭。

    “張卿切勿大意,有些人極善狐假虎威,而且”永隆帝沉吟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言辭,好一陣后才道“朕也不知道父皇此時心中所想,”

    張景秋一愣之后臉色頓時慎重起來了,“陛下這幾日沒去寧壽宮問安”

    “朕怎么能不去”永隆帝自我解嘲的笑了笑,“不過父皇未曾提及此事,朕也沒好多問?!?br />
    張景秋略微一皺眉然后迅即展開來,“既如此,那倒是簡單了,太上皇既然不問,那么陛下亦可按照您的意思去做,朝廷也很關注這等士林盛會,讓禮部派人,最好是禮部左右侍郎親自過問關心,這等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之舉,方能代表朝廷,”

    永隆帝眼睛一亮。

    張景秋一句話就點醒了他,既然父皇不問,那就意味著某些人未必就真的是秉承了什么意思,而是擅自發揮加戲了。

    “張卿,士林盛會也就罷了,但朕總覺得這里邊還有一些說不出來的東西,齊永泰此人你可了解”這才是永隆帝想要問的問題。

    “陛下想問什么”張景秋平靜的道“這幾年臣和齊永泰打交道不多,他蝸居青檀書院,而之前他在朝中任職時,臣在南京,不過”

    “不過什么,張卿盡管說,不必顧忌什么?!庇纜〉鄱源思匭?。

    “此人比臣早一科,而且一入翰林便是頗受太上皇看重,只是后來卻因種種緣故,罷官,復起,再辭官,”張景秋也在斟酌言辭,“此人性格堅韌,做事極有條理分寸,而且有一股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執拗勁兒,但卻也不是那種不知變通的迂腐之輩,”

    能從張景秋嘴里獲得這樣的評語,堪稱難得了。

    永隆帝是知道自己這位心腹在評價人上素來苛刻,鮮有贊譽,但能如此點評齊永泰,倒真的很罕見了。

    “此人既然頗得父皇看重,為何后來又與父皇屢生齟齬”永隆帝看似很隨意的問道。

    張景秋一愣,他不相信皇上會不了解這些情況。

    雖說這也是十來年里發生的事情,原因也很復雜,甚至延續多年,多方面原因,自己也說了齊永泰不是那種不知變通的人,但為何齊永泰還是斷然辭官

    當年太子被廢之后,眾王奪嫡,太上皇卻遲遲不再立太子,最終卻突兀的將皇位傳給了眼前這位,要說這位皇上會對朝中這么些年發生的事情不了解,那他是不信的。

    只是這個時候來問自己,就很明顯有些其他意味了。

    “陛下,這就說來話長了,而且也不是一天兩天或者一件事情兩件事情上產生的齟齬,當年太上皇所用的一些閣臣和齊永泰大概在一些問題上有不同看法,最終太上皇支持了一些閣臣和六部官員,齊永泰有些失望,具體的問題牽扯面也很寬,涉及到九邊開中法,軍屯,還有對韃靼人的戰略,嗯,還有海貿,太多了,這種矛盾積累多了,最終可能就只有以一方辭官為結果了,”

    張景秋當年還在南京任職,對這些情況有些知曉,有些不清楚,當然更重要的一條他沒有說。

    那就是齊永泰是堅決反對廢太子的,即便是太子被廢后,齊永泰也認為應當讓太子復位,至于說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對大周朝局穩定有利。

    他不清楚眼前這一位對此事是否還有記恨,若是齊永泰及其同黨一力堅持成功,也許就沒有這一位的事兒,就該是義忠親王坐上大位了。

    永隆帝若有所思的看著這位兵部左侍郎,現任兵部尚書蕭大亨首鼠兩端,不值得依靠,右侍郎王子騰卻是父皇的人,現在如何來平衡這個局,他還沒有考慮周全。

    張景秋的意見很中肯,鎮之以靜,現在還不能輕舉妄動。

    大哥越是跳得起,自己就越是要穩得住,不能“聞雞起舞”。

    但這并不意味自己就聽之任之,自己作為皇帝,理所當然的可以有自己的應對方略,而且是堂而皇之光明正大的應對。

    不過這家伙也有些小覷了自己的胸襟吧,還擔心自己還在記恨當年齊永泰死保大哥太子位置的事兒

    永隆帝輕笑著搖搖頭“張卿,不用太忌諱什么,以前的事情,很難說誰對誰錯,關鍵是現在,嗯,朕難道還會去和自家臣子計較什么嗎張卿也太小看朕了吧”

    張景秋也不尷尬,坦然一笑“皇上這么想當然最好,陛下坐擁四海,齊永泰并非蠢人,自然也能看得清楚形勢,臣也打算找個機會接觸一下喬汝俊,”

    喬汝俊就是喬應甲。

    喬應甲與齊永泰關系密切,而此次喬應甲極有可能要升任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齊永泰前次進京也應當與此事有關。

    永隆帝不置可否,“嗯,張卿,此次士林盛會,不可輕視,朕想愛卿應該清楚這里邊蘊含的意義,務必要重視起來,禮部那邊朕會下旨,但這還不夠,愛卿也需要考慮一下如何來應對此事,嗯,順天府士林中”

    聲音漸小,但張景秋卻明白永隆帝的意思,微微頷首。

    應該說陛下還是看得很清楚的,防微杜漸,絕不讓那邊輕易在士林民心上有所收獲,這一著應得極好。

    “陛下放心,臣自當去辦?!?br />
    王永光背負雙手站在窗前,良久沒有做聲。

    作為崇正書院的山長,之前他是楊嗣昌“找”來的這樣一個機會十分高興的,這樣一場盛會青檀書院愿意主動與崇正書院分享,說實話,他也是很驚訝。

    他不認為齊永泰和官應震大方到這個地步。

    兩家書院雖然說不上是勢同水火,到是畢竟競爭關系擺在那里,相距就這么幾里地,你要說有多么和睦肯定不可能。

    但是接觸了幾次,的確沒有覺察到其中有什么貓膩,崇正書院也不是懼怕挑戰的小門小戶,王永光沒有理由拒絕這樣一個大好機會。

    這一來二去兩家就迅速聯手合作起來,一切都按照預定的步驟進行。

    繆昌期和朱國禎已經到了保定,很快就要到京,而湯賓尹也在京中大造聲勢。

    崇正書院當然也不會示弱,方閣老也已經為此發聲。

    但王永光沒想到義忠親王會突然對這一場士林盛會如此感興趣起來,而且還秉承了太上皇的意思,專門派人來接洽。

    此時方閣老那邊的態度卻模糊起來,語焉不詳。

    這一下子讓王永光嗅到了這里邊濃濃的陰謀氣息。

    手機用戶請瀏覽 //m.www.kedgam.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