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4章 心念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湖北快3大小单双预测 www.kedgam.com.cn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www.kedgam.com.cn

    一秒記住【筆搜閣 湖北快3大小单双预测】,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江誠也有自己的信念,同時在他的內心深處,依然保持著”諶君子“的那種修養,畢竟他是華夏國的人。

    千年來,在古老的華夏國的歷史上,凡是那些在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的,絕大多都是那種外表看起來斯文有禮但是內心卻強大無比的書生一樣的人物。

    即使也有一些以戰力出名的莽夫,但是他們的傳唱度還是沒有那些外表雅的人廣。

    比如在華夏國的一個歷史階段,有一名戰力驚人的武將叫老張,但是他的知名度就沒有另一位身為他戰友的小趙來的響亮有

    其中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小趙的外表白凈,看起來所文有禮,同時也擁有不輸于老張的戰斗力,以至一直到現在,小趙的故事還在華夏國里流傳,在各種的小說或者影視作品上出現。

    反觀老張,往往沒有這樣的機會,即使有,也只是作為配角出現。

    江誠和過然已經摸進了黑竭子總部的內部,但是江誠發現了奇怪的一點,就是他留在芭綠帶體內的精神標志已經很多天沒有移動過了。

    即使江誠和嫣然都是智力超常的人,但無論他們怎么思,也不會想到芭綠蒂已經被他們的敵人關進了牢房。

    這種現象讓江誠感到困感,所以找了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江誠說出了自己的疑感,想讓然為他分析一下。

    然可不知道她的老師什么時候在芭綠著體內留下了精神標志,她還很是迷感為什么他的老師就正斷定芭綠蒂在哈利星球不過處于對他的信任,她一直沒有問,她知道她的老師是個強大的人,只要是他認準了事情,她都會無條件的相信他。

    現在她才知道她的老師在芭綠落留下了精神標志。

    聽了江誠的解釋她才知道為什么她的老師那天在芭綠落臉上打了一記耳光。

    要知道,她的老師來自于地球上一個古老的國段,他的老師直深受那個國家的文明影響,所以她的老師看起來謙卑有禮,溫文爾雅,她的老師寧可殺掉他的敵人,也絕對不會去羞母他們。

    而打在芭綠藩臉上的那一記耳光無疑是一種羞辱,她還為此屈到納悶呢,原來,那一記耳光是為了把他的精神標志留下來。

    不過,和江誠一樣,然也想不通為什么芭綠蒂會一直停留在一個地方不動,聽她的老師說,這種情況已經出現很長時間了

    一開始她的老師沒有懷疑,畢竟那時候他離他的精神標志距離遠,但是現在他已經足夠接近他的精神標志了,這才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兩人雖然商量了一小會,但還是摘不清是什么原因,因此為了安全起見,江誠決定他一個人前去他精神標志的所在位置而然然在這里等待他回來。

    然強烈的反對她的老師的提議。

    她說:“老師,你把我留在這里,難道這里就很安全嗎

    江誠分析給她聽:“這里雖然是黑竭子的內部,但是看樣子,也只是總部的外圍所在,當然不會有絕對的安全,但是比起深入黑子的內部,肯定是這里安全的多。

    而且根據我精神標志的反應,芭綠著現在是在一個地下的某間,老實說,我怕這是一個圖套?!敖霞倘八笛倘?。

    “畢竟這是黑子總部,肯定會有一些高人存在?!敖喜蝗萌豢謁麘B續說了下去:“雖然我不希望這是一個圈,但是仍然有很大的可能性存在,如果直是圓套,我一個人去的話,即使面對敵人的攻擊,也可以安全的退出來,而帶著你,定不會有那樣利。

    然扁,不服氣的說:“老師,你這樣說就是怕我會成為你的負擔

    江誠連忙安她,他說他只是單純的為了她的安全作想,她的女弟子聰明伶俐,身手高強,絕對不會是他的負擔。

    看著媽然依然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他只有據出老師的面孔,拿出老師的成嚴,強迫過然一定要聽他的話。

    這下然不正再嘴了,老實說她也怕她的老師生氣的樣子。

    看到炳然沒有再有跟著他的意思,江誠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這丫頭,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堡,牛牌氣,你看這次非得通著自己拿出嚴肅的態度才乖乖就范,等到以后哪天有了機會,定要好好的為這事情說說她。

    他再三對過然屬了幾句,關照她即使因為某些特殊情況不得不離開這里,比如可能被敵人發現她藏身的地方,也要留下標志,好讓他找到她。

    說完這些,江誠才稍稍的放心,看了看左右沒有敵人,他悄悄的摸向他精神櫟志的所在位置。

    然對著江誠消失的方向翻了個白眼,對她老師的話很是不以為然,她覺得她的老師想得實在太多了。

    她又不是沒有和屬竭子里面的人交過手。

    自從從無名星球遇見老比特那批人開始,雖然她管經上過敵人的當,但是那又怎么樣呢,她不但把那些人打倒在地,當他們成助到自己的時候,還不是都死在自己的下

    還有上次在德爾瑪星球的小鎮外田,那些敵人雖然引誘著自己前往他們設下的套,但是除了被她的老師擊殺的那些入,其他的不也一一的死在她的弓箭下面嗎

    婿然正著頭想了想,吧,那一次,好像她殺的敵人比她的老師殺的還多呢。

    好吧,就不說那些小了,雖然他們也是行走在黑暗世界多年,具有豐富作戰經驗,雙手沽滿敵人鮮血的老手,但是他們畢競是,說起來也確實沒有多大的說服力。

    不過,在德爾瑪小鎮上,那兩個黑螞子集團的頭頭,光頭和度子,他們可不是小了吧看他們的樣子,好像還是屬子集團的干部,而且地位還比較高的那種

    不過他們不也擋不住自己的攻擊嗎

    然清楚的記得,最慘的是那個光頭,被自己射中了兩箭。

    嫣然倫倫的笑了起來,看他的那個狼樣子,居然還是什么干部,直叫人瞧不起,就以他的來說,這個所謂的黑竭子總部也不會有什么強大能力的高手存在的。

    想到這里,然忍不住的躍躍歆試起來。

    她的老師肯定是夸大了言詞,在恐嚇她,可是他一點都不明白自己。

    然恨恨的了ー下地上的一顆小石頭,把它當作自己那個討厭的老師。

    手機用戶請瀏覽 //m.www.kedgam.com.cn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